八国联军在占领北京期间的表现

http://www.haiguinet.com/blog/index.php?p=202738

Posted by 芦笛 in Uncategorized
慈禧是否夸赞过洋人能干,赛金花根本不可能知道,但北京城确实在西太后出逃后变得干净多了,而这却是八国联军占领的结果,是他们首次将“市政管理”的新概念引入了中国。下文的介绍都取自当时人的日记或回忆录。
八国联军攻进北京后,实行分区占领,北京城被划为德、英、法、美、俄、日等国占领区。各国军队的军纪不一样,各占领区的管理也不一样。根据当时的居民的日记,德军军纪最差,管理也最粗暴,而美军与日军的军纪最好,管理也比较人道。英军则良莠不一,白人士兵军纪较好,印度士兵的军纪就比较差。不管是哪国的大兵,进城之初都大肆抢劫。但在最初的骚乱过去后,美军即整顿军纪,在部队换防出城前,由军官搜查士兵,搜出来的银物一律没收,交汇丰银行代管。在分区占领后,美军迅速出榜安民,派士兵保护街巷,并建立协巡公所,由地方官募派练勇,会同洋兵弹压缉捕盗贼。英界也成立了类似的警察机构。各界除法界外还都设立了民政厅,封禁烟馆赌馆(美界甚至禁酒)。美界还出布告,不许其他国家的士兵在下午六点后进入美界。若美国士兵擅入民宅,百姓可以将其捆送巡捕房,赏银元一百。若士兵持枪,百姓不敢捆绑,可以悄悄尾随,另外派人去举报。举报者不会说外语也无妨,只需竖起两个指头,当局就会派人来抓。英、美、日界都不拉夫,而是花钱雇佣民工,还鼓励贸易,以致市面比乱前繁华了许多。日界还开仓平粜,缓解了粮食危机。
德军的军纪则很差,不但抢劫持续了很长时间,在实施占领后还在入宅抢劫,甚至放火焚烧军营周边的民房,不但沿街抓苦力,甚至闯入民宅强行拉夫。不论是士农工商,还是平民官宦,都被逼着去为他们无偿劳动。以致德界居民怨声载道,纷纷迁往美界或英界。德国人的安民告示只有四条,一是德界内的粮食,禁止出界外贩卖;二是命令住户负责将各街巷修垫平坦,每日三次在街上洒水,打扫干净;三是从晚七点到十二点,每家都必须在门前点灯照明;四是严禁居民在街巷里大小便,违者重罚。
德军为何作此规定?入夜每家在门前点灯照明,是因为当时没有街灯;严禁居民在街巷里大小便,乃是因为当时既无公厕亦无私厕,要出恭就只能在街上,女眷则在家里用便桶,然后再倒到外面去;而规定家家户户必须平整路面,洒水清扫,则是因为当时北京城里的路况根本不是现代人可以想像的。
老北京的街道之糟,早在明代利玛窦来华时写的《中国札记》中就有记述:
“北京很少有街道是用砖或石铺路的,也很难说一年之中哪个季节走起路来最令人讨厌。冬季的泥和夏季的灰尘同样使人厌烦和疲倦。由于这个地区很少下雨,地面上分离出一层灰尘,只要起一点微风,就会刮入室内,覆盖和弄脏几乎每样东西。为了克服这种讨厌的灰尘,他们就有了一种习惯,那或许是任何其他地方都不知道的。这里在多灰尘的季节,任何阶层的人想要外出时,不管是步行还是乘坐交通工具,都要戴一条长纱,从帽子前面垂下来,从而遮蔽起面部。”
这情形到了清代仍无改进。据著名的戏剧艺术家齐如山介绍,那时北京的大街中间有条所谓的“雨路”,“各大街之雨路,都是高与人齐,矮者也有三四尺高,两边的便道也很宽,但除小商棚摊之外,其余都是大小便的地方,满街都是屎尿,一下雨则都是水洼。雨路上头,浮土都是一二尺深,步行可以说是万不能走,所以北平有两句谚语:’无风三尺土,有雨一街泥。’又有两句是’不下雨像个香炉,下了雨像个墨盒。”’
因此,也难怪德国鬼子要命令各家各户平整街道,洒水扫除,并严禁居民在街上出恭。虽然其他占领区都有类似规定,但以德国人执行得最严格也最粗暴。而且,他们只知禁止,却不为居民想法解决问题,这与其他占领区特别是美界完全不同。据当时人的记载:
“各国界内虽不准在沿街出恭,然俱建设茅厕,尚称方便。德界并无人倡率此举,凡出大小恭或往别界,或在家中。偶有在街上出恭,一经洋人撞见,百般毒打,近日受此凌辱者,不可计数。”
“近来各界洋人,不许人在街巷出大小恭、泼倒净桶。大街以南美界内,各巷口皆设公厕,任人方便,并设立除粪公司,挨户捐钱,专司其事。德界无人倡办,家家颇甚受难。男人出恭,或借空房,或在数里之外,或半夜乘隙方便,赶紧扫除干净。女眷脏秽多在房中存积,无可如何,真所谓谚语’活人被溺蹩死’也。”
倒垃圾也这样,过去只需倒到户外去即可,如今洋人却不准了:
“惟烈风时起,尘沙败叶吹满门,必须时刻扫除干净,否(则)遇洋人巡查,即遭威吓。又炉灰秽土,街前不准堆积,无处可倒,家家存积院中。英美各界,均有公捐土车,挨门装运。惟德界无人倡率此举,似亦缺事耳。”
您说那阵子的中国人怪不怪?明知其他占领区有公厕,有垃圾车,非常方便,却只是因为德界“无人倡率此举”,于是男人宁肯在空房里出恭,或是跑到数里之外,或是半夜偷偷摸摸跑到街上去出恭,然后赶快打扫干净,女眷则将排泄物存在房里,垃圾就堆在院子里。联军是8月16日开始占领的,大热天里,那气味怎么受得了?可就是没人出头去“倡率”,或发起邻里募捐,或游说当局向各户派捐,修建公厕,创办“公捐土车”,却宁愿默默受罪。这些人到底是犯了什么病?
好在后来德界有了华人巡捕,总算“变通章程,改为各巷安设路灯,每三四户轮流值点”,这才把每家门前的灯撤了。但那已是半年后的事了,“整整半载,无论风雨寒冷,未敢一日偷闲。家家耗尽钱财,受尽劳苦。今立此新章,户户似稍轻释矣”。

——《刺刀逼着盖起来的厕所》

那么,撇去那些鬼话泡沫,赛金花到底在庚子国难期间的真实表现如何?她不过是个趁乱发财的老鸨兼妓女,非但没有丝毫的民族意识,不是什么救国救民的侠女,反倒还狐假虎威,挟外自重,欺负同胞。
据齐先生说,有一次他在前门大街遇到赛和几个低级军官,应邀与他们一道去游天坛。其中有两位新来的军官对北京不熟,赛金花便指着前面一带,同那两个军官说:“这都是我们的占领区!”齐如山听到“我们”两个字,觉得十分刺耳,就连那两个德国军官也听不下去,虽未说什么,却彼此作了一个鬼脸。
齐先生于是说:“由此我感觉到赛之为人,没有受过教育,对她也就有些轻视了。”这话一点都不错,所谓“民族大义”、“气节操守”等等,都是后天洗脑灌进去的概念,绝无可能生而知之。而最基本最系统的洗脑方式,便是教育。爱国从来是知识分子与知青们的事,没受过教育的劳动人民根本不会有什么“爱国主义觉悟”,唯利是图的妓女和老鸨就更不用说了。无聊文人们就算个个是“民粹主义者”,坚信劳动人民是天生的圣贤,靠体力劳动就能完成道德修练,获得崇高的思想觉悟,那也总不能把妓女算成体力劳动者吧?
把德占区当成“我们的”,不过是缺乏国家民族认同感的表现,在劳苦大众中很常见,不足深责。但狐假虎威、狗仗人势、欺压同胞的痞子,在朴实的劳动人民中就很少见到了。可惜赛金花手下有个刘海三就是这种人,赛金花本人则涉嫌与他联手作案,起码是纵容犯罪。
此人据说是洪钧带着出过国的厨役,会说点下等德国话,天天带着德国兵到处敲诈,大家都说他是赛的喽啰。齐先生说,刘海三诈了钱后是否分给赛金花,他不得而知,但他到处拿着赛恫吓人则是无可讳言的。后来此人被德国行政官署逮捕,赛金花还求齐如山去向德国“知府”(德占区行政长官)求情。齐如山去求情,才一开口,“科知府”立刻就猜出齐是受洪夫人(赛金花)之托。他告诉齐,洪夫人已求两位少尉与知府衙门的卫队军官说过,但是案情很重,没办法!科知府接着说,他毁害你们中国人啦,就此拒绝了齐的请求。据齐先生说,那衙门里关押着不少的人,大多数是倚仗外国人欺害中国的,让他看了非常伤心,云云。后来这刘海三就被德军枪决了。
由此可见,赛金花连她手下的狗腿子的命都救不了,谈何从联军手下救出许多无辜百姓?不仅如此,她涉嫌与刘阿三勾结犯下的罪行可能还很严重。
据当时人的记录,当时德国人用的中国人中,有个教民安三。此人“擅作威福,以直隶会馆为公所,日以搜寻义和团为事,睚眦之怨必报。被其访获者,男则闭之公所,声言呈报德官治罪,暗令人勒索银一百至二三百两以赎身;妇女则在四眼井地方开设妓馆,以迎媚洋人。”刘阿三干的多半也是这类烂事。他的主子就是老鸨,逼良为娼“以迎媚洋人”正是专业对口。
就连那“科知府”也是个强盗头子。此人原是德国驻华公使馆中文秘书,中文名字叫“柯达士”,又作“科达斯”,拳乱后任德占区长官。 “柯达士之为知府也,既未能严禁各兵之滋扰,又为之先容,率领兵丁,夺人骡马,掠人物件。如东草厂七条胡同顾绅家,柯达士带兵入其室,将其贵重之物,并亲友寄存箱笼等,用大车拉有八车之多,值万余金之谱。” 连这种率兵大规模白昼抢劫良民的强盗头子,都说刘阿三的案情很重,必须枪决,那还能有好的?
根据时人记录,各国占领军中,以美、日军的军纪最好,德军的最差。美军换班出京之前,军官还要搜查行李,搜出银物后一律没收,共搜出30万两银子,交汇丰银行存储。各国占领区也以美界治安最好。德占区面积最大,以珠市口大街为与英美占区交界,西珠市口大街以北为德占区,以南为美占区;东珠市口大街以北为德占区,以南为英占区。因为德军日日抢劫骚扰百姓,居民不堪其扰,纷纷从德占区搬迁到英美占区。在作为分界线的珠市口大街上,“即早市所设各摊,以及行路之人,均不在街北,而在街南或街中心。仿佛阴阳交界之区,北则阴界,故不见人” 。当时曾纪泽的儿子曾宴请英美司令,席间英军司令曾说,他问过德军司令:德占区的居民都纷纷迁往英美占区,是不是德军扰民?德军司令竟然回答说他不知道此事。
后来“美界绅民以归美国暂管以来,地方安谧,刁斗不闻,于是制造万名旗伞匾额等,用鼓吹送至美提督暨兵官等四份,以志感铭。”所谓“万名伞”又作“万民伞”,乃是传统社会绅民感激青天大老爷的表示,亦即在一把布伞上缀上许多小绸条,每个条子上都写上赠伞人的名字,一般在地方官离任时赠送。美占区绅民目睹美军“来京举动,不若各国之横行强夺,奸淫惨杀,惟一意保护地方,俾阛阓高枕无忧”,觉得“美国为地球上称极治之国”,“当与日本同为环球文明第一国也”,因而以此传统方式表示对占领军的感戴。不料德国人看着眼红,派了几个军官到辖区内的广源银号去索要。银号的执事回答说,万名伞是一家签一个名字,现在人都逃光了,上哪儿去找这么多人签名?德国军官说,你既然住在这里,那就你送一把一名伞也无不可。后来又派翻译到店里去说,“于是该银号于无可如何之中,设法劝办,勉送两伞以了事”,,完全成了笑话。
总之,当时人留下来的记录高度一致,都是说美军与日军军纪最好,德军军纪最差,抢劫强奸杀人无所不为,而且其军官对部下毫无约束。这就是“九天护国娘娘”的功劳?
——《关于“九天护国娘娘”的笑话》

Advertisements